行業

訪談 Pete Giacchi 關於直接上市的未來發展

October 26, 2020

直接上市繼續獲利,正如我們最近成功於僅僅一日內助兩間公司直接上市所示——這是市場前所未有的歷史時刻。

為了解更多直接上市的資訊,我們與指定做市商場內交易主管兼資深指定做市商 (DMM) Peter Giacchi 在紐約證券交易所 (NYSE) 的交易廳內詳談,聽聽他對未來公司上市的看法。

直接上市的趨勢始於 Spotify 和 Slack,但之後並不常見。您認為是什麼推動 Palantir 和 Asana 等公司使用這種直接向公眾出售股票的方法? 

首次公開募股過程一直以來經歷了很多演化。目前,公司上市主要有三種渠道——傳統首次公開募股、直接上市及特殊目的收購公司 (SPACs)。直接上市是最創新的上市方法之一,但並非適合所有公司。

直接上市適合不用透過出售股票來籌集資金的公司。在傳統首次公開募股中公司出售股票時現有股東有最少幾個月的禁售期,而直接上市時只有現有股東會向市場出售他們的股票。

從另一角度看,直接上市是不為現有股東設立禁售期的流動性活動,因此這建基於供求的活動讓他們快速獲得所需流動性。這並不適合所有公司,因此傳統首次公開募股現時比直接上市更為普遍。然而,直接上市對符合條件的公司是既創新又與別不同的選擇。

有哪些因素影響一間公司選擇直接上市而非傳統首次公開募股? 

這主要視乎目標而定——如果公司想透過出售股票集資,傳統首次公開募股是最適合的。如果公司不希望或不需要籌集資金,直接上市可是更佳選擇。沒有禁售期對公司來說是一個激勵因素;能夠為股東(當中很多為公司員工)提供這種即時流動性,實在是富創意而少有的做法。

雖然如此,但我不認為直接上市會在短期內取代傳統首次公開募股,因為總有公司想透過傳統首次公開募股來集資及出售股票。然而,直接上市成為了公司上市的另類創新選擇。

如果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 (SEC) 通過容許以直接上市籌集初始資本的建議,有機會更廣大層面的公司會選擇直接上市。這對上市過程來說是一個重大進化,亦會變得非常有趣。

於同一日促成兩宗直接上市有什麼重要意義?  

這對於 Citadel 證券以及我們的指定做市商團隊,也是歷史性的一刻。締造歷史對我們來說並非新鮮事——我們是在單日完成四宗紐約證券交易所 (NYSE) 首次公開募股的唯一公司,亦是遙距執行首次公開募股,並與紐約證券交易所 (NYSE) 合作發展令此成事的首間公司——但此刻對我們整個機構上下而言都十分振奮。

我們把握成為行內先驅的機遇,並珍視參與這些歷史性交易的機會。此外,我們沒有視幫助個別人士於市場獲得流動性為理所當然。我們更宏大的目標一向是使市場正常運作,從而讓個別人士、公司及機構取得流動性。

您與團隊如何為直接上市做準備?  

直接上市與傳統首次公開募股本質上的準備工作不同,因為直接上市的定價有未知因素。首次公開募股的話,股票的價格及潛在數量一般都是在進行之前設定好。至於直接上市,雖然事前及背後已作了一番準備功夫,但直至進行當日早上資訊才開始明朗化。

在市場動盪期間直接上市有沒有什麼風險? 

雖然所有交易均涉及風險,但直接上市很適合特定類型的公司。直接上市是建基於供求的活動,是民主化版本的傳統首次公開募股流程。許多選擇直接上市的公司本已在市場及機構投資者之間擁有一定分量,因此供求不成問題。適合直接上市的公司通常擁有良好資金定位,而且因現有股票需求良好而已擁有優勢。

您留意到年初至今的首次公開募股市場有什麼分別嗎? 

雖然爆發了全球性的健康危機,但資本市場於今年一直表現強勁。紐約證券交易所 (NYSE) 於 2020 年初停市時,我們認為我們的角色和職責是保持市場流動,令個別人士可取得流動性,而公司亦可以按需要籌集資金。

雖然新冠肺炎流行期間我們的業務仍然活躍(紐約證券交易所 (NYSE) 停市期間有 14 宗首次公開募股,而我們負責其中 12 宗),但疫情亦造成許多公司的業務積壓。這些公司原本打算上市,卻受到疫症影響。現在到了 2020 年後期,這些積壓業務已開始清理,並恢復正常運作。

另一個因素是接下來的大選——不少公司於大選前已籌備上市事宜,以便在過渡大選結果帶來的後續影響時,能立於優勢。